关注公众号

鲁迅的孙子居然写不好作文?有趣的灵魂能遗传

文 | 米粒妈

最近鲁迅长孙周令飞火遍全网,米粒妈感觉,被鲁迅阴影笼罩了半生的他好笑又令人心疼。

在鲁迅诞辰140周年之际,网上有一段采访视频火了,那是周令飞用一种吐槽加自嘲的调侃方式在讲述自己前半生的日子,那些脱不开鲁迅阴影的梗层出不穷。

网友纷纷表示:可以直接出道表演脱口秀了。

视频中的周令飞留着小胡子,简直就像是从语文书里面走出来的“现代变装版鲁迅”。

其实不但长相完美遗传鲁迅先生,周令飞的吐槽天赋也让米粒妈不得不赞叹基因的强大,他的吐槽自黑又诙谐,一看就是个有趣的灵魂。

刻在基因里的吐槽天赋

在周令飞的一大段抛梗自嘲访谈视频中,讲了很多有趣又无奈的经历。

上世纪50年代,周令飞念小学时,总被同学唤“鲁迅孙子、鲁迅孙子”,而且叫得特别顺。

周令飞说:“孙子这词儿在北京话听上去就像在骂人”,表示实在是不想再“当孙子”了。

每到上课讲到鲁迅的课文,同学们总要抱怨:“又要背你爷爷的文章”。

中学毕业,周令飞想要逃到一个大家都不认识他的环境,于是想去参军。但这种想法显然太天真了。

新兵连结束后第一天,连长就点名:“周令飞,鲁迅的孙子!”,米粒妈只想求他当时的心理阴影面积……

分配工作时,周令飞直接被分配到卫生所,理由是:“鲁迅弃医从文,你要完成祖父未完成的事业。”

周令飞说,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要我写通讯报道,我最不会写的就是作文,他们不信,就得写,因为我是鲁迅的孙子。”

“没辙,写吧,起了一个头,写不下去,已经半夜两三点钟,太困了,排长拿根烟给我抽,我说不会,他说怎么可能,鲁迅抽烟……”

“1980年,我去日本留学。没想到,一进日本的语言学校,他们就知道我是谁,鲁迅在日本太出名了。那种滋味,非常痛苦,我的一举一动都会成为大家闲聊的话题。”

米粒妈觉得,虽然周令飞一生都在为摆脱鲁迅的阴影做着努力,但是看了视频你会发现,这与生俱来的吐槽天赋绝对是先天buff,咱们需要“背诵全文并默写”,但他开口就有内味儿了。

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周令飞说:“鲁迅完全应该是一个很好玩的人”,这一点咱们深入研究一下鲁迅先生的生平和文字资料就不难发现。

而且事实证明,连他的后代也自带好玩属性。

其实鲁迅应该是一个具象的人,他有一个有趣的灵魂,如果跳出符号化的概念去审视鲁迅和他的后代,那么对周令飞的“道德绑架”将不攻自破。

因为我们都有一个被“背诵全文并默写”支配的童年,所以鲁迅对我们来说,可能就会被扁平化为一个符号或者一个象征。

但一个人,尤其是对近代文学和社会思潮具有划时代指导意义的先驱,他的生命一定是鲜活的,具有多维复杂性的,他思想高度活跃,所以比谁都好玩。

  • 一生用过140个笔名

我们都知道,鲁迅本命周树人,“鲁迅”就是他首见于《狂人日记》的笔名。这个笔名的由来是:

“一是母亲姓鲁,二是周鲁是同姓之国,三是取愚鲁而迅速之意。”

其实鲁迅取笔名相当随意,很多都是临时起意。比如在《申报》副刊的《自由谈》栏目撰写杂文的时候,他直接用了“何家干”这个笔名,意为“谁写的”……

还有“戛剑生”,意思就是击剑的人,只是为了表达他当时渴望战斗的热情;

“令飞”,也是他后来孙子的名字,当时他就是觉得应该以“令其奋飞”的含义来自勉自励;

还有“许遐”,是他的妻子许广平的小名许霞的同音,这表达了他当时对她的爱意。

就很随心所欲有没有?

  • 土味情话制造机

鲁迅的第一段婚姻是包办的,26岁的鲁迅听从母亲的安排,娶了29岁的朱安。他木偶一般完成了婚礼,新婚第二日天不亮,就搬到了书房,第三天返回日本。

▲朱安

45岁那年,他收到了一封特殊的来信,信的署名是:谨受教的一个小学生许广平。这是许广平第一次走进鲁迅的世界。

之后他们一个月内来来回回写了12封信,通信第一个月的月末,鲁迅就将许广平亲切地称为“小鬼”。

▲许广平

许广平热烈而勇敢,她不断鼓励鲁迅要勇敢去爱,在信中她说:

“我也遭遇过封建婚姻,但是我靠自己的力量挣脱了,我真正地爱过,也曾被人爱,而你呢,却从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你为什么没有权利爱呢。”

这一下,敲开了鲁迅的心门,触发了他土味情话制造机的隐藏技能。在之后的日子里,他与许广平互通了135封信,并在后来集结出版取名为《两地书》。

我们来感受一下这恋爱的酸味:

“我寄你的信,总要送往邮局,不喜欢放在街边的绿色邮筒中,我总疑心那里会慢一点。”

“听讲的学生倒多起来了,大概有许多是别科的。女生共五人。我决定目不邪(同“斜”)视,而且将来永远如此,直到离开了厦门。”

“包裹已经取来了,背心已穿在小衫外,很暖,我看这样就可以过冬,无需棉袍了。”

“昨夜发飓风,拔木发屋,但我没有受损害。”

“我看你的职务太烦剧了,薪水又那么不可靠,衣服又须如此变化,你够用么?……我希望你通知我。”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猝不及防被撒了一脸狗粮?迅哥儿的恋爱小日常get到了。

  • 晒娃狂魔

鲁迅与许广平的儿子周海婴的名字取得其实也很随意,因为是在上海出生的,所以就取了个“上海的婴儿”之意。

别看鲁迅“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时候冷静严肃,但其实背后是个晒娃狂魔,用他的话说就是:“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真是怎么说怎么有理呀!

我们来看一下他是怎么凡尔赛炫娃的:

“海婴,我毫不佩服其鼻梁之高,只希望他肯多睡一点。”

“海婴很好,脸已晒黑,身体亦较去年强健,且近来似较为听话,不甚无理取闹,当因年纪渐大之故,惟每晚必须听故事,讲狗熊如何生活,萝卜如何长大,等等。颇为费去不少工夫耳。”

在给好友萧军的信里,说起儿子不肯好好吃饭这件事,居然透着点委屈:

“这时我也往往只好对他说几句好话,以息事宁人。我对别人就从来没有这样屈服过。”

有时候他也会因为孩子太闹而抱怨,但怎么看怎么都像在护短,外加吐槽邻居:

“他大了起来,越加捣乱,出去,就惹祸,我已经受了三家邻居的警告,——但自然,这邻居也是擅长警告的邻居。但在家里,却又闹得我静不下,我希望他快过二十岁,同爱人一起跑掉,那就好了。”

  • 资深“干饭人”

鲁迅喜欢北方饭,喜欢吃油炸的东西,喜欢吃硬的东西。

因为喜欢吃的这些东西都不好消化,所以鲁迅的胃不大好,每顿饭后必须吃上一两粒“脾自美”胃药丸才行。

不过,他还会在桌上举着筷子问许广平,“我再吃几个吗?

▲《觉醒年代》剧照

鲁迅一到晚上就特别想吃东西,在《集外集》中他写道:

“夜里睡不着,又计划着明天吃辣子鸡,又怕和前回吃过的那一碟做得不一样,愈加睡不着了。”

他还喜欢半夜起来偷食甜品,在《华盖集续编》中有这么一段:

“午后,织芳(即荆有麟)从河南来,谈了几句,匆匆忙忙地就走了,放下两个包,说这是“方糖”,送你吃的……

景宋(即鲁迅的夫人许广平)说这是河南一处什么地方的名产,是用柿霜做成的,性凉,如果嘴角上生些小疮之类,用这一搽,便会好……

可惜到他(她)说明的时候,我已经吃了一大半了。连忙将所余的收起,豫备(预备)将来嘴角上生疮的时候,好用这来搽。

夜间,又将藏着的柿霜糖吃了一大半,因为我忽而又以为嘴角上生疮的时候究竟不很多,还不如现在趁新鲜吃一点。

不料一吃,就又吃了一大半了。”

好吧,是资深吃货无疑了!

  • 隐藏的穿搭潮人

鲁迅对穿搭很有自己的见解,这在萧红的《回忆鲁迅先生》中有所记载。

▲萧红

比如对于配色他写道:

“各种颜色都是好看的,红上衣要配红裙子,不然就是黑裙子,咖啡色的就不行了。这两种颜色放在一起很浑浊……”

对于身材的搭配,他写道:

“人瘦不要穿黑衣裳,人胖不要穿白衣裳。脚长的女人一定要穿黑鞋子,脚短就一定要穿白鞋子。”

好家伙,这赶上造型师了……

▲叠穿风时尚弄潮儿迅哥儿

关于身材和花纹,他也有独特的见解:

“方格子的衣裳胖人不能穿,但比横格子的还好……横格子的胖人穿上,就把胖人更往两边裂着,更横宽了,胖人要穿竖条子的,竖的把人显得长,横的把人显得宽……”

米粒妈想说,赶紧收藏!如果你家的大直男下次再说:“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你就把鲁迅先生的名言甩他脸上,让他背诵全文并默写。

  • 人间喷子鼻祖

鲁迅先生可是出了名的怼人大师,小时候学他的课文就能感受到那具有压迫感的嘲讽

他不失风度地结束一场争论是这样说的:

呵呵,祝你安好。(《而已集》)”

他吐槽别人的文章写得不好是这样说的:

我所佩服诸公的只有一点,就是这种东西也居然会有发表的勇气。(《估学衡》)”

他不但怼别人,还怼自己,米粒妈不得不说:是个狠人!

在《致李秉中》中他写道:

我自己总觉得我的灵魂里有毒气和鬼气,我极憎恶他(它),想除去他(它),而不能。

这句话用现代流行用语翻译过来就是:“我有毒。”

想不到“有毒”这个梗也是出自鲁迅先生的名言。

“从来如此便对吗?”

怎么样?看了鲁迅先生的有趣灵魂,是不是觉得周令飞的脱口秀吐槽才能有着强大的基因属性?

其实很讽刺的一点是,鲁迅先生在《死》中交代了他的遗言。他说:

不得因为丧事,收取任何人一文钱。但老朋友的,不在此例。赶快收殓,埋掉,拉倒。不要做任何关于纪念的事情。忘记我,管自己生活。倘不,那就真是糊涂虫。

米粒妈不得不说,连遗言都透着莫名的可爱。但其主旨也交待得十分清楚了,那就是,希望自己的后人能够不被自己的声名所影响。

鲁迅先生作为近代中国转折期的思想先驱,绝对称得上是人间清醒,他比谁都明白人本主义思想,明白孩子各有自己的人生,管好自己的生活是最好的选择。

他一再说过:“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

这些都是鲁迅对于后代的寄望,而不成想,世人却强加了那么多期待给他们。

米粒妈可以随时脱口而出鲁迅的名言,因为他对近代文学的影响力无人超越,所以人们习惯于跳出人本的视角去符号化地审视他和他的后人,其实这是很片面的。

周令飞没有从事文学创作,人们对他有很多期待和失望,但如果从人格的角度去评判,就自然不会有这么多期待了。

假设周令飞从事文学行业,是否也会有很多喷子会说他不如祖父呢?一定会的,如果评判角度片面,无论什么样的结果都会被指摘。

在1919年11月的《新青年》上,鲁迅发表过一篇叫做《我们怎样做父亲》的文章,其中阐述了他自己的教育理念:

父母对于子女,应该健全的产生,尽力的教育,完全的解放。

在《三闲集》里,鲁迅还说过:

“‘不虞之誉’”与‘不虞之毁’”同样无聊,过誉过贬都是对真相的消解,也是对人的放弃。”

你看?鲁迅早就猜到了世人的片面和不切实际的期待,这也是他总能站在高处讽刺愚人的高明之处。

米粒妈想说,亏你们从小都是“背诵全文并默写”长大的,如果还不能领会先生的意思,就多背几遍!

68岁的周令飞终于与自己和解,开始坦然地蓄着小胡子,宣传祖父鲁迅的文化精神,并作为鲁迅文化基金会会长,整理并出版了《鲁迅手稿全集》。

而鲁迅先生的后人们,事实上也都在不同的行业中各自精彩着。

次子周亦斐,从小喜欢做生意,现在已经是一名企业家;

三子周令一,曾赴日本广播学会北京办事机构担任摄像记者;

女儿周宁远嫁日本;

鲁迅还有个侄孙去香港做了演员,名叫许绍雄。

鲁迅先生泉下有知,一定会非常欣慰。

2009年,80岁的周海婴举办了自己的第一个摄影展:“镜匣人生——周海婴八旬摄影展”。

▲周海婴

他曾一度担心这些照片会给父亲丢脸,毕竟他已经背负着父亲的影子走了大半生。

但是没想到,观展的人赞不绝口,都说很专业。

在那年的生日晚会上,周海婴非常高兴地说:“人家称我是摄影家,我成为了我自己。”

希望我们的孩子也都能在自己的人生路径上各自精彩,毕竟鲁迅先生说过:

子女非我,全部为他们自己所有,成一个独立的人。

返回首页  留言反馈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程序在互联网上自动搜集而来,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版权归原创者所有。

目前正在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不提供分享的影视,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即时发邮件通知站长。

我们会在7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21电影网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本站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程序在互联网上自动搜集而来

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版权归原创者所有。

目前正在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不提供分享的影视

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即时发邮件通知站长。

我们会在7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21电影网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

观看记录